第一版主网 > 精品小说 > 迷幻都市 > 【迷幻都市 第二部】七宗罪(1)
    人如果吃不好,就不能好好思考,好好爱,好好休息.——维吉尼亚伍儿夫2020年3月21日“叮叮铛铛”

    闹铃声鬼哭狼嚎般响了起来,我猛地挺身从床上坐起,抓起床头柜上的方盒闹铃,手滑了一下,闹铃掉到地上。我想去捡,觉得身体好沉重,正想用点力,忽然像被雷劈般怔住了。

    我是谁?我在哪里?

    闹铃在地上依然发了疯似的叫着,这一瞬间,无数信息像潮水般涌进我的大脑,石化了好几分钟,我有点明白过来。但明白归明白,我还是不敢相信,因为这实在太过诡异、实在超越了人类的想象。

    我叫杨史,从小父母双亡,孤儿院里长大,福利机构一直把我培养到了大学毕业,按说算是自强不息的典范,但母亲没把我名字给取好了。母亲死于产后大出血,听说在濒临死亡时,医生问她孩子以后叫什么,她说了一个“shi”字,那到底是“史”、“始”、“思”又或是“死”、“食”甚至“屎”,永远没人知道。至于我杨姓的老爸,在我来到这个世界前早挂了。

    虽然医生想了半天给定了个“史”字,但我觉得还是“死”比较合适,小的时候是死小孩,不喜言语,极不合群;长大后是“死宅男”,陪我度过漫漫长夜的是游戏和A片;最后,我的人生定格在“死变态”上,奸杀了一个十五岁的花季少女毫无疑问是个大大的“死变态”。

    在我还没死的时候,人生就象一坨屎。工作六年被老板辞退过八回,从大学算起,暗恋的不算,追过女孩和被女孩甩的次数相同。好不容易和女孩上过一次床,兴奋了半天,第二天见面她马上就说:杨史,不好意思,昨天我喝多了,我们不合适的。

    屎一样的人生在二十七岁那年戛然而止,那年的春天,一次公司例行体检,我竟被查出得了癌症,而且是晚期,医生说最多还能活半年。

    好嘛,屎一样的人生还给我当头一棒再来个落井下石。于是我问自己,有没有什么愿望想去实现。从小到大,好象从来没有愿望能实现过唉。不过,在生命最后时刻,为了让屎一样的人生少点遗憾,我要努力完成最后心愿,哪怕只是一个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我觉得死的时候要能闭上眼睛,我得干一个处女。虽然我只有一次做爱经历,但我的性知识十分的丰富,说到这里要感谢岛国的爱情动作片,没有那些敬业爱岗的女优,我的人生还要灰暗许多。

    规模化、产业化的岛国A片针对男人不同喜好有着无数的细分类别,而我最爱的永远是ATTACKERS也就是死恶夜公司拍的片子。死恶夜的片子只有一种类型,不是强奸就是SM,而我就好一这口。

    死恶夜也有很多系列,比如夫目前犯(在老公面前被强奸)、未亡人(在老公遗像前被强奸)、脱狱者(家里来了从监狱逃出来的强奸犯)等等,相较之下我最喜欢的是“奴隶岛”和有关女警、女搜查官的片子。死恶夜公司一般是在月初发片,一次十本左右,那几天是我撸管的高峰期,平时三天一次,那段时间每天一次。

    要想干一个处女,通过恋爱的方式达成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反正快要死了,我决定背水一战、放手一搏。为了确保是处女,单位女同事首先不考虑了,甚至我放弃了高中生,听说现在高中生是处女的比例不到一半,长得稍微好看一点的比例更低。于是我开始在各个初中学校门口蹲守,有家长接的不考虑,自己回去的说明家里没人,有下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最新找回经过大半个月的观察、跟踪,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对象。那女生应该是初三,大概十五岁,长发,脸小小的非常精致,眼睛大大的,粉红色的嘴唇嫩得似果冻,像是一个漂亮的洋娃娃。身高一米六不到一点,在她同学中算高的,换了夏季校服后,我确定她还是有胸的,虽然目测是A罩杯,但肯定不会是平坦的飞机场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回家的,家离学校不远,我在她家小区门口蹲守了三天,她爸妈回家最早也要八点多。她家住四楼,六、七点的时候,只有小房间的灯亮着,一直到八点多,我看到一对夫妻上楼后,大房间的灯才会亮,由此我推定是她父母回来了。

    小女孩长得漂亮,看上去十分文静,而且非常有家教,过马路都走斑马线,有男同学和她搭话,基本不太理睬,这样的初三女生如果不是处女真是太没天理了。又观察了两天,什么都计划好了,在准备实施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,毕竟是犯罪,总会有心理斗争的。又等了两天,中间去了趟医院,医生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死人,我什么话都没说,配了点止痛药就走了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好犹豫,即使被抓住了,最多也判个十年、八年,可能没等法院宣判我已和这个世界拜拜了。不过话虽然这么说,在走向小姑娘家时,心那叫跳得个快,好象随时要蹦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敲敲门,有快递,都是计划好的,然后门开了,我猛地冲了进去,脚后跟一磕把门关上。小姑娘反应倒也不慢,大叫一声往自己房间逃去,好在我也反应够快,在她关门时将门撞开,小姑娘一下被门撞到自己的小床上。

    就象A片中的强奸犯,我一个饿虎扑食跳到床上,将她压在身上。小姑娘大声叫喊拚命扑腾,我立刻捂住她的嘴,一定不能让她出声,如果把人叫来了,那不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反抗远比我想象的激烈,我一只手根本抓住不住她两只手,胳膊、脸上被挠得火辣辣地痛,原来A片都是骗人的,强奸这活比想象中要困难许多。

    搏斗中,小姑娘还咬了我,那叫一个痛,我都差点叫出声来。情急之下,我不管不顾掐住她的脖子,看样子不把她弄晕,根本没办法下手。

    小姑娘这下叫不出来了,她睁圆了大大眼睛推我、打我、抓我,我心里紧张得一逼,丝毫不敢松懈,直到她不停地痉挛翻白眼,最后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小姑娘不动后,我立刻将她衣服撸到脖子上,又脱掉文胸,乳房刚刚开始发育,像两个小区门口卖的芭比馒头,乳头极小,乳晕几乎没有,摸了几下,硬梆梆的,手感远没想象中的好。

    毕竟第一次犯罪,当然无比紧张,还非常害怕,心脏怦怦地跳得那叫一个快,头上、身上不断冒出不知是冷汗还是虚汗。虽然她爹妈每天要八、九点回来,但我感觉好象随时会有人要来一样。事不宜迟,我将小姑娘长裤连着内裤一起扒了下来。小姑娘的阴户和乳房一样也没有完全发育成熟,阴毛是有了,但稀稀落落不太多,两片阴唇闭合在一起,鲜嫩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我看过无数岛国A片,但绝大多数是有码片,我不太喜欢看无码的,没有情节,而且女优不及有码的漂亮,所以什么样的阴户比较好看没啥心得体会。

    心急火燎地脱掉了裤子,太紧张了,鸡巴竟然还没进入战斗状态。我抓着小鸡鸡在她阴唇上拨来拨去,还算争气,很快就硬了起来。处女的屄真的很紧,龟头在阴道的压迫下微微有些刺痛感,怀着激动的心、颤抖的手,鸡巴终于抵达小姑娘屄的深处,我迫不及待地拨了出来,心里刹那间哇凉哇凉。小鸡鸡干干净净,我把眼睛瞪得犹如铜铃,也找不到一丝丝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妈的,才十五岁,就不是处女了,我怎么就这么倒霉。重新将鸡巴捅进小姑娘的屄里,心里带着不甘与怨念快速抽插起来。高潮来得突然而又迅速,没二、三分钟,我已一泄如注。

    小姑娘虽然不是处女,但长得漂亮那是没话说的。这么快就射了似乎意犹未尽,一不做二不休,我正估摸着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再次勃起,突然感觉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小姑娘像馒头一样的乳房没有丝毫的起伏,我把手伸到她鼻子下面,竟然没有呼吸。

    最新找回妈呀!小姑娘被我掐死掉了,我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,想人工呼吸,又想立刻就逃。人工呼吸我也没学过呀,还是逃吧,我拎上裤子立刻仓皇逃窜。回到家,收拾了几件衣服,带上所有的钱,当晚就离开S市。

    反正就快要死了,反正已经杀了人,这辈子还没干过一个处女,我还是不甘心。逃到H市,我又开始寻找目标。在第七天,我在H市一个学校门口蹲着,一个长得相当漂亮、身材苗条年轻女人过来问路,没等我多看两眼,她突然抓住我的胳膊来了个背摔,我都没反应过来,她就用膝盖顶住我后腰把我给铐了起来。

    完了,是个便衣女警察,我试图想挣扎逃跑,她看似纤细文弱,力气比我还大。负隅顽抗的结果还是落入法网,唯一的收获是在最后挣扎中,漂亮女警的裙子被风吹起,她身体下面的我在电光火石间瞅到她的内裤,纯白的内裤。这一刻,不知怎么我无比确信,眼前的漂亮女警绝对、肯定、百分之一百是个处女,但是这个心愿这辈子是没望了。

    奸杀未成年少女,罪大恶极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,我毫无悬念被判死刑。正好S市刚刚在试点注射死刑,虽然结果一样,很幸运没有挨枪子。

    就在昨天我被执行了死刑,死了。今天早上我却被闹铃吵醒,就像玄幻小说写的那样,我穿越了,我附身在昨天给我注射药物的那个法医身上。那他去那里了?我不知道,反正我有他全部的记忆,但却丝毫感受不到记忆主人的存在。或许,他的灵魂和我的身体一起被火化了,彻底湮灭了,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我狂笑起来,笑得眼泪都落了下来。我还活着,重生的感觉真好!我是天选之人,我是世上最幸运的人,我原来是人生的大赢家!

    笑完想起来,今天早上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,所以专门闹了闹铃。高兴归高兴,工作还是要干的。起床后,快乐的心情低落了一些,昨天执行死刑的法医是个大胖子,身高一七五,体重一四五,不重?错,一四五是公斤。二百九十斤的胖子移动起可真费劲,我从房间走到厕所都有点感到气急。

    看着镜中的自己,心情又差了几分,剃着寸头的大脑袋看上去象个圆圆肉球,眼睛鼻子挤在一起,腮帮子鼓起两团肥肉,又滑稽又难看,我莫名想到有种叫太岁的东西,可能和这脸有点像呵,唉,真是连自己都不想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洗好脸、刷好牙,感到饥肠辘辘。早餐很简单,切片面包加煎鸡蛋,但是,数量就不简单了。一整袋面包、十个鸡蛋下去,竟然和没吃差不多,还是饿。再来一袋、十个鸡蛋。妈妈呀,这都够原来的我一星期早餐了,居然还只有三分饱。

    人总要吃饱才有力气干活,好在放在客厅里的面包有十多箱,鸡蛋更是无数。再来一袋,再十个鸡蛋,总算有个五分饱了。唉,还想吃,算了,再吃开会要迟到了。

    穿上特大号的警服,这警服应该是特别订制的,正常的没有这种尺码。唉,还是好紧,我感觉自己像只粽子,都不敢照镜子。

    他倒还有车,唉,还是有点转不过来,应该说我倒有车。JEEP大指挥官,还不错,蛮气派出的,驾驶位坐椅调到最后,勉强挤了进去。以前的我屌丝一个,根本没学过开车,我会开车吗?当然会,我获得那个法医的所有记忆、知识与能力,当然会开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下,我现叫谷涛铁,是S市公安局技术鉴定科的一名法医。从杀人犯一下变成了警察,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不适应呵。

    最新找回紧赶慢赶,还是迟到了五分钟,低着头找个位置坐下,抬起头时,顿时激灵地打了个哆嗦。坐在我对面的正是以雷霆手段抓捕我的漂亮女警察,后来庭审的时候,我见过她一次,知道她的名字叫凌冰镜。

    名字还真好听,人更好看,长发披肩,五官精致如画,小巧的瓜子脸让人挪不开视线,眼神坚定内敛更充满英气,不要说岛国女优里找不到这么好看有气质的,就是有些明星都还不及她漂亮。

    不过,以我的审美来看,她略显苗条单薄骨感了些,一米六五的身高,估计还不到九十斤,胸围在A罩与B罩间,如果能再丰满些就更加完美了。当然脸与胸相比,还是脸蛋更加重要一些,岛国女优中我很喜欢的竹内紗里奈、柚月ひまわり、橘未稀等乳房都不算太丰满。

    以前只知道她名字,现在变同事了,我当然道她年龄,二十三岁,从警校毕业两年,现在是S市市局刑事侦察大队二分队的一级警员,她才调到刑侦大队没多久,基本上算是个新手菜鸟加跑腿的。我好象是她独立亲手抓捕的第一个罪犯,唉,栽在她手里,让我情以何堪。

    面对抓过我的她,心中总有点发虚。定了定神,目光望往向会议桌上首,顿时我呼息一窒,凌冰镜虽美,但坐在上首那个英气逼人的女警官只能用惊为天人来形容。

    宁冰玉,二十九岁,刑侦大队二队队长,不到三十岁就成为市局刑侦支队长,S市她是第一人。有人说,这是因为她男友父亲是S市分管政法副市长的缘故,但据我知道,这根本是无稽之谈。她能得到提升,完全凭她自己的能力,是一个案子接着一个案破出来的。

    能力强倒也罢了,重点是还长得还是那么漂亮,宁冰玉是市局公认的第一美女,但提到她,大多数人会在美人前面会加个冰字。她是真正的冰美人,无论对上级还是下属都不苟言笑,无数追求者更撞得头破血流。虽然最近风传S市孔副市长的公子孔意欢在和她谈恋爱,但很多人觉得孔意欢不会成功的。

    冰美人就是冰美人,虽然脸蛋那叫美得一个惊心动魄,但大概是我迟到了,宁冰玉冷冷地瞥了我一眼,顿时脚心冒起一股寒气。夏天还没完全过去,前面一个冰玉,对面一个冰镜,有她们两人在,会议室没开空调倒也凉爽宜人,额头上一路小跑过来的汗水已悄然不见。

    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