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版主网 > 精品小说 > 迷幻都市 > 【迷幻都市 第一部】复仇与救赎(21)
    【21】2019-7-6秦修凡虽然身材偏瘦,但阴茎却一点也不小,从包皮中露出狰狞面目的龟头来回地拨弄着极其娇嫩的阴唇。我想起和她母亲夏初晴的第一次,那时候我们都还小,什么都不懂,怎么进去的都有些记不清了,但她一定很痛很痛。我进去没多久就射了,完事后我才发现她浑身是汗,连头发都是湿的。我有些迷惑,有那么累了吗,后来我看到她嘴唇上出血的咬痕,才知道刚才她一定痛极了,只是强忍着没叫罢了。而与嫣然的第一次,我的性爱经验已足够丰富,而且进行了充足的前戏,即便如此,过程中嫣然还是感到疼痛。

    秦修凡抓着阴茎拨弄了数十下,将小雪齐整合拢的阴唇搅得凌乱不堪,然后身体猛地前挺,巨大的龟头闯进敞开的花瓣之中。虽然醉得人事不知,但小雪应该感到剧烈的疼痛,她叫了起来,细细的胳膊胡乱挥舞,被掰开的双腿拚命合拢,捅进小穴中的龟头被挤了出来。龟头出来后,疼痛感便轻了许多,手臂挥舞了几下又垂落下去,赤裸的身体却仍不停扭动,但秦修凡抓着她突起的胯骨,任她再怎么扭动,也无法逃离他的胯下。

    “妈的,都醉成这样,还能动。”秦修凡嘟哝了一声。他继续用龟头拨弄着小雪的阴唇,想让前进的通道能够湿润一些。

    虽然结局早已注定,但我看着这一幕时,仍气得浑身发抖。现代社会,贞操的观念已没那么重,象我这样能够找到嫣然这样一个处女当老婆的,可能一百个里也未必会有一个。说实话,我也没想过女儿喜欢上的第一个人一定就是她的丈夫,但女儿的纯洁丧失在秦修凡这样的花花公子手中,我却是那样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谢浩对我的吼叫怒骂不理不睬,他被屏幕中的画面所吸引,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紧抓大腿,生痛生痛,却恍然未觉。而胯间的阳具,早在之前已一柱擎天、鼓胀欲裂。我愤怒之极,但不敢去斥骂他,小雪就在楼下,联想到秦修凡刚才的话,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秦修凡拨弄一阵,双手抓着小雪大腿内侧,用力一托一推,女儿的双腿如同青蛙般弯曲悬在半空,接着他再次发力猛顶,但因洞口太窄,又没用手进行稳定,龟头滑门而过。无奈之下,他放下了小雪的一条腿,用手抓着阴茎去捅,虽然成功进去了,但小雪又尖叫起来,身体不停扑腾,再次将龟头挤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妈的,处女就是这么麻烦。”秦修凡骂了一句,整个人压在了小雪身上,他扒拉开她的双腿,握着自己的阴茎,耸动着屁股,将阴茎硬往狭窄小洞里塞。

    在阴茎刚捅进女儿的身体,她立刻痛得叫了起来,娇小赤裸的身体拚命扭动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秦修凡不但用身体压着她,手臂还穿过小雪脖颈,抓着她削瘦的肩膀,所以无论小雪怎么扑腾,阴茎仍牢牢地锲入在她身体里。

    秦修凡看到小雪似乎随时会醒来,决定速战速决,他脚掌蹬住床垫,屁股两侧肌肉凹陷进去,身体猛然一沉,阴茎以极其粗暴的方式破开洞穴里肉壁的阻挡,向着纵深不断挺进。摄像头放置的位置较高,从斜四十五度角向下看去,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生殖器是如何野蛮地插进女儿的身体,此时虽还有一大截尚留在小洞的外边,但已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的前进。

    刹那间,女儿惨叫了起来,刚才女儿是痛叫,是“啊、啊、啊……”这样连续急促、时高时低的短音,而这一次“啊”变成了长音,而且越来越响、音调也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小雪睁开眼睛,眼神中尽是茫然与恐惧。虽然醒来,但这一刻她没有任何思考能力,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?不知道别人在对她做些什么?她只知道下体传来撕裂般的剧痛,潜意识告诉她有什么极不好的事正在发生。

    细长而匀称的双腿在秦修凡身体两侧乱踢,小小的手掌拍打、抓挠着压在她身上沉重的身体,而秦修凡不管不顾,并不太健硕的屁股两边不断收缩凹陷,阴茎一点一点刺进女儿纯洁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痛啊!痛啊!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不要啊!”

    女儿好象清醒了些,不停地挣扎,不停地叫喊。而我心如刀绞,几乎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粗大的阴茎已近一半消失在女儿被扩成圆圆的洞口里,我泣不成声,象征着纯洁的那道薄薄阻挡已在疯狂的进攻中被彻底粉碎,从那一刻起,女儿永远失去了宝贵的童贞。

    突然秦修凡痛叫起来,小雪一口咬在他肩膀上,他立刻挺起身,还好反应快,只留下几个牙印,没被咬出血来。他恼羞成怒地按住女儿的大腿根,再次用力推压,双腿又像青蛙般大大张了开来。小雪打着、抓着他的手臂,扭动着腰胯臀部,但却怎么也阻止不了男人的暴行、摆脱不了已深深刺进身体的长枪利刃。

    “还会咬人!妈的,真紧!”秦修凡嘟哝着将阴茎拨出一小截后再狠狠地捅进去,只二、三下,粗大的阴茎只剩短短一截还留在小雪的体外。

    “妈的,真爽,爽!”秦修凡怪叫着发动最后的冲刺,或许在他的心目,将阴茎完全插进对方的身体才算完成了破处,所以当阴茎摧枯拉朽般刺入小雪身体最深处,两人胯间紧密贴合在一起之时,“唔啊”一声,他亢奋无比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小雪圆睁大大的眼睛,声嘶力竭、绝望无比地叫道:“爸!爸!”

    我是这个世界小雪唯一的亲人,在最痛苦、最绝望的时候,她想的是我,呼唤的是我。我听到了她的呼唤,却只能眼睁睁地看地、听着她在男人的胯下不停挣扎、不停痛喊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沷怖頁2ū2ū2ū、C0M秦修凡怕小雪再咬他,便没有俯下身,而是抓着她大腿根开始了猛烈抽插,这对于刚刚破处的少女来说,无疑极疼。我第一次进入嫣然身体的时候,一分钟才抽插三、五下,而秦修凡的速率要快上十倍都不止。殷红的血染红了粗大的肉棒,从洞口渗了出来,染红女儿雪白的股沟,不多时,白色的床单上绽放起一朵慢慢变大的血色之花。

    女儿不停地“爸爸!爸爸!”叫着,凄惨的叫声令秦修凡如打了鸡血般亢奋。

    有些变态的男人在性交时喜欢让女人喊“爸爸、哥哥、老公”之类的话,而这中间喜欢喊“爸爸”的要特别变态一些,因为在某种意义上叫“爸爸”代表着禁忌的乱伦。

    女儿痛苦莫名的美丽脸庞、挺拨结实不停晃动的雪白乳房、屈辱张开的匀称美腿,一个处女从女孩变成女人,画面残酷但对男人来说充满着巨大的诱惑。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有处女情节,即便如谢浩,喜好成熟美妇,但心中其实也充满着对处女的渴望。

    一边看着录像,秦修凡一边不停地给他倒酒,口干舌燥的谢浩总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他的欲望越来越强烈,突然,我看到秦修凡眼中阴冷的笑意,心中猛然一悚道:“谢浩,这酒不能喝,里面放了药的。”听到我的话,已将酒杯凑到嘴边的谢浩身体一颤,他也意识这酒有问题。

    录像毕竟是录像,一切都已发生,无可挽回,但我不允许今晚小雪再次受到伤害。时间并不长,大概只有两、三分钟,屏幕中的秦修凡进入最后冲刺阶段,一番狂风暴雨般的抽动后,在两个人分贝极高的叫声中,小雪的身体第一次被男人的精液灌满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精彩吧。后面还有更精彩的。”两具赤裸的身体慢慢停止了痉动,秦修凡拿起遥控器,这一次画面以十六倍的最高速度前进。

    “来,喝酒。”秦修凡又拿起酒杯,谢浩摇了摇头道:“不喝了,已经醉了,头痛得厉害。”秦修凡继续劝酒,但谢浩坚决不肯再喝。

    “这妞不错吧,人虽矮点,但长得可以,身材也不错。”秦修凡也没有硬逼,我想在他看来,谢浩喝了小半瓶,药量也已足够。

    “是呀,不错。”谢浩道。虽明知道被了下了药,但欲望依然如洪水猛兽般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屏幕中,秦修凡换了一副面孔,好象在对小雪赔礼道歉,一副诚恳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雪似乎想走,但一次次被他拉住,继续不停地说着好话。我想,在两人之前的交往中,他成功地欺骗到了她,小雪对他应该确有几分好感,至少并不讨厌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在一个少女最孤独苦闷的时候,有一个人愿意关心爱护着她,女孩特别容易被感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个成功骗取了她信任、夺走了她童贞的的男人,口中却吐着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:“撇开她是处女不说,这个妞有三宝,第一是她的奶子,别看不大,但你看到没有,形状很漂亮,乳头粉嫩粉嫩的,还有,她奶子这个弹性,我保证下面那么多的女的,没一个比得上的她;第二宝是她的屄,我也搞过几个处女,没一个象她这么紧的,你看我刚才插进去化了多少力气,不但紧,她的屄好象还会吸人一样,不试亲自一下,真不知道有多爽;还有第三宝,第三宝你肯定想不到,这妞特别骚,发起浪来下面水哗啦啦地流,别人这样流水屄就松松的,但她的照样还很紧,夹着你这辈子都不想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屏幕中无论秦修凡怎么道歉,小雪还是坚持要走,衣服都穿上了,人都坐到沙发上了,但愣是在他死缠烂打下没真走。秦修凡开始亲她,小雪推了两下没推开,只能让他亲。无论秦修凡通过何种手段得到了她处子之身,他毕竟是她第一个男人,在这个时候,她应该对秦修凡还心存幻想,把他当成自己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虽然是快镜,但我清楚看到小雪的脸庞越来越红,对他的亲热的动作也不再抗拒,慢慢从顺从到配合。我心一沉,她母亲在春情荡漾时也会脸红,但小雪刚刚破处,酒也没全醒,接个吻,不可能产生强烈的性欲。刚才她从床上起来的时候,秦修凡贴心地端来一杯水,这杯水肯定有问题,里面一定下了药。事后小雪的表现印证了的判断,她在秦修凡的怀中娇喘吟吟,已是一副春情满满的模样。

    秦修凡抱着小雪又回到了那张床上,床单上盛开的血花之花令人触目惊心,刚刚穿上没多久的衣服又一件件被脱掉,在粗大阴茎再一次进入女儿身体时,秦修凡又恢复了正常播放速度。他站了起来道:“我去趟楼下,你慢慢看,我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谢浩跟着站了起来道:“我不看了,和你一起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秦修凡摇头道:“这么精彩的东西难得,你再看下,等下华小刚到了我会叫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提到华小刚,谢浩一愣,秦修凡已经快步走了出去,门口两个高大健壮的男人依然如门神般立在两旁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知道我让华小刚来接我。”谢浩自言自语地道。他摸出手机,拨通华小刚的电话,但一直无人接听。是信号不好?还是在来的路上没听到?谢浩感到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“妈的,秦修凡难道还敢对我怎么样!”谢浩说这话给自己壮了壮胆,又坐回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屏幕中秦修凡手撑着床,阴茎快速地在小雪湿润无比的洞穴中抽插,这一次小雪不再有痛苦之色,她目光迷离,轻轻喘息呻吟,扭动着雪白的屁股有些拙笨地配合着对方的进入。

    “小雪给那畜牲下了药。”看到谢浩聚精会神、目不转睛地望着屏幕,我忍不住道:“谢浩,别看了!关了吧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沷怖頁2ū2ū2ū、C0M谢浩犹豫了一下,我知道他内心还是想继续看的,但最后还是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。我看到电视的下方插着一个U盘,应该就是那录像,又道:“谢浩,把那U盘也拿走吧。”

    谢浩道:“拿走也没用,秦修凡这小子贼得很,一定还有备份的。”他话虽这么说,但还是走了过去拨出U盘放进口袋里。

    出又出不去,酒也不能喝,电视也不能看,不知秦修凡还有什么手段,谢浩有些无聊又有些忐忑地坐在沙发上,呆了半天突然冒出一句:“真有点想江嫣然啊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气血顿时又涌上脑袋。他妈的,这小子总想着我的老婆,他妈的还是不是人。

    突然,房间响起节奏强烈的音乐声,灯光暗了下来,还不停地闪烁。谢浩一惊,从沙发上蹦跳起来。房门开了,三个女孩蹦跳着了走了进来。我心猛然一沉,其中一个便是我女儿,她象喝醉了酒一般,脸颊绯红,小小地脑袋不受控制地前后左右不停晃动,我见过这样的情形,她应该是吃了摇头丸这样的轻型毒品。

    另两个女孩应该也吃过摇头丸之类的东西,只是服用的量比较少,很嗨,还神智仍然清楚,而小雪服食的量应该比她们大得多,人有些不太清醒。

    “谢哥,秦哥让我们上来陪你一起玩玩。”小雪和其中一个女孩在房间中央面对面跟着音乐跳了起来,另一个女孩坐在谢浩身边挽住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玩吧,我没兴趣。”谢浩虽欲火高涨,但人还没糊涂。他试图甩开那女孩的手,但没能成功。那女孩更紧地倚靠在他身上,颇为饱满的乳房摩擦挤压着他的胳膊,令谢浩全身如通电般又麻又痒。

    “不要嘛,一个人玩多无聊,刚才跳舞都跳出一身汗,不信你摸了摸。”少女穿着一件银色低胸连衣裙,领口很低,里面是真空的。她抓着谢浩的手伸进自己领口中,谢浩想抽出来,但手指触到少女富有弹性的乳肉,好象没了力气一般,任她抓着往里面继续探索。

    “哥哥摸得我好舒服呀。”少女娇声道。其实谢浩的手虽覆在乳房上,并没有去抓摸,但她这样一说,谢浩象中了魔咒般将少女的乳房紧紧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“唔啊。”少女略带夸张地呻吟起来,小手轻轻放在谢浩被阳具高高顶起的裤裆上,温柔地摸了起来。而在前方,和小雪一起跳舞的少女先脱了自己的衣服,然后脱掉了小雪的,服食过毒品的小雪燥热难当、亢奋莫名,所以竟没有丝毫抗拒。

    “谢浩!听到没有!谢浩!”秦修凡的用意已经太明显,我焦急地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鬼叫什么,我听到了。”半天,谢浩才从亢奋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因为小雪打了秦修凡,所以他要报复你,我保证这个房间装有摄像头,你如果控制不住和她……和她那个了,我保证视频一定会传到网上,到时候你会没脸做人的。”我一语道破秦修凡的阴谋。

    谢浩闻言一惊,虽然极不愿意,还是将手从那女孩的领口里抽了出来,他正襟危坐,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,其实只有我知道,他身体里熊熊燃烧的欲火有多么猛烈。

    少女略有些失望,但也没说什么,节奏强劲的音乐换成充斥欲望的蘼霏之音,两个少女将小雪夹在中间,她们的衣服越来越少,跳的舞越来越充斥强烈的性挑逗。

    谢浩不想去看,但她们犹如磁石一般,令他挪不开视线,他心中的渴望越来越强烈,几已无法克制。我的心不停下沉,难道今晚小雪又将再遭劫难。这已不是被男人污辱那么简单,那淫秽视频传到网上,一个才十八岁的女孩子将如何面对。

    “谢浩,今晚你一定要挺住,否则你和小雪都得完蛋,明白吗。”我努力让谢浩保持清醒,但只是拖延时间,春药的作用正在慢慢消磨他的意志,或许下一刻便会像洪水般冲垮他最后的防线。

    突然,楼下的音乐声突然小了许多,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小雪肯定在这里,你让她立刻出来,否则我就立刻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嫣然!”我大声叫道,她怎么来了。谢浩听到我的话从沙发上蹦了起来,向门口冲去。拉开门,守在门口的男人试图阻拦他,但谢浩用蛮力冲了过去,但他们立刻跟上来,将他按在二楼栏杆上。

    “江嫣然!你怎么来了!”谢浩大声道。

    嫣然抬起头,看到谢浩,顿时脸色变得更加惨白,她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在这里,小雪呢,小雪在哪里。”我想,在这个世界上,谢家两兄弟应该令是她最恐惧的人,尤其是谢浩,一次次地纠缠她,令她心灵笼罩着巨大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小雪在楼上,她没事。”谢浩试图摆脱身后两人的控制,但那两人比他强壮许多,一时怎么也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嫣然闻言便往楼梯走,秦修凡拦在她的面前道:“这里可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。”

    嫣然扬了扬手机道:“你不把小雪交出来,我立刻就报警。”

    秦修凡笑了笑道:“你是小雪的后妈吧,真没想到这么年轻、这么漂亮、身材还这么好。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秦,是小雪的男朋友,今天请小雪来是参加我生日Party的,年轻人嘛,总想玩得尽性一点,要不您先回去,我一定会把小雪安全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秦修凡的话带着轻薄味道,嫣然冷若寒霜,神情愤怒:“不行,我现在就要带小雪走。”说着准备硬闯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嫣然的另一面,她如护犊的雌兽,神情中满是决然和勇敢。

    秦修凡张开双臂拉住了她,嫣然怒斥道:“走开!”

    秦修凡笑道:“这样,今天是我的生日,你喝一杯酒,我就让你带着小雪离开。”

    嫣然正犹豫,谢浩大声道:“不能喝,酒里会被下药的。”

    秦修凡朝谢浩投去恶毒的一瞥,我心中一凛,察觉到秦修凡已被嫣然的美丽吸引,在群狼一般男人的环伺下,她能与小雪能安全地离开吗?

    秦修凡见谢浩拆穿了计谋,恼羞成怒地道:“来,音乐响起来,今天小雪的妈妈难得光临,我们尽情的嗨起来。”

    在嫣然还没有完全反应这来,灯光骤然变暗,音乐声震耳欲聋。秦修凡和七、八个男人将嫣然围在中央,如同群魔乱舞。嫣然左冲右突,却闯不出人圈,一不留神,手机还被不知谁抢走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嫣然表现出我从没见过的勇敢,但这一刻又被打回成柔弱人妻模样。

    她慌张茫然、手足无措、惊恐万分地在人群中跌跌撞撞想冲出去,却一次次被推回圈子中央。长发已然散乱,鹅黄色外套的扣子被拉断,露出里面白色真丝内衣,男人们盯着她饱满高耸的胸脯吹起响亮的口哨。

    惊慌中,嫣然脚一扭坐倒在地,几个男人竟当着她的面拉开裤裆的拉链,虽然没真的将生殖器暴露出来,但也吓得嫣然花容失色。爬起来时,鞋子掉了一只,她想重新穿回去,却鞋子被人踢得无影无踪。一只脚穿着鞋子,一只脚光着,走起路来摇摇摆摆,边上的男人却更得寸进尺,开始拉扯起她的衣服、裙子,她尖叫着,躲闪着,犹如群狼中可怜的羔羊。

    谢浩倒表现出足够的勇气,他大声喝斥秦修凡,但他的声音与嫣然的尖叫都淹没在巨大的音乐声中;他一次次想摆脱身后男人的控制,但对方力量远在他之上,怎么也挣脱不了。我一样心急如焚,但除怒吼,一样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(待续)